欢迎来到成都艾格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更多>>行业动态

新闻中心

中国高铁外交
发布时间:2018-01-18浏览次数:35

中国人对高铁的认识,发端于1978年邓公访问日本时试乘新干线,发展历程起步于1990年代对京沪高铁的大讨论,实践探索开始于1999年开工的秦沈客运专线,伟大时代揭幕于2004年开始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工程,转折事件发生于2011年2月份爆发的原铁道部主要领导人腐败案件,然后在2011年7月23日发生的甬温线动车事故后在狂风扫落叶一般的舆论攻势下跌入低谷。723事故之后中国高铁事业的受到受挫,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金融机构停贷导致高铁资金链绷紧几近断裂,大量在建工程停工,上百万农民工失业返乡,原先规划中的一些新建干线高铁线路被无限期推后,成本急剧上升。如京沈高铁2009年规划上马时预算只有700亿元,被推后到2014年后上马后,预算增加至1245亿元,增加545亿元,每公里造价达到1.78亿元,建设成本已经高于世界高铁第一路——京沪高铁。

第二、多条高铁线路被降低标准,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如大西高铁、链接大同、太原、西安,是我国一条重要干线铁路,到2011年已经完成线下主体工程,按照时速350公里建设,最小曲线半径7000米、线间距5米、最大坡度20‰,与京沪高铁、京广高铁等并无二致,但是在铺轨时曲线超高被强行限制为时速250公里,导致时速350公里的线路最高只能按照时速250公里运营。此外,如宝兰客专、兰新客专均遭遇相同命运。此外,像西安至成都这种连接西部中心城市的高铁线路也被强行阉割为时速250公里,比时速350公里设计仅节省造价3%。

第三、中国高铁走出去严重受挫,绝大多数项目中途夭折,中国高铁品牌受到致命打击。此前原铁道部成立了中美、中加、中俄、中巴、中南、中老、中泰、中柬、中缅、中伊、中土、中委、中吉乌、中波、中印及中国与中东国家等境外合作项目协调组,中国高铁走出去已经全面布局,此后这些项目组均被解散。

中国高铁的发展历程注定要荡气回肠,在2011年跌入低谷之后迎来的下一个伟大转折就是“高铁外交”的横空出世,中国高铁在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光后,在以习大大、李克强为代表的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的带领下,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中国高铁时代。

2013年10月“大米换高铁”

2013年10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泰国,中泰两国签署被称为“大米换高铁”的协议,这是中国“高铁外交”正式发端的标志性事件,也是中国高铁由低谷走向复苏的转折事件。

1.jpg 

2013年10月11日,中泰两国在曼谷发表的《中泰关系发展远景规划》中称,中方表示有意参与廊开至帕栖高速铁路系统项目建设,以泰国农产品抵偿部分项目费用。泰方表示欢迎中方意向,将适时在2013年10月11日签署的《中泰政府关于泰国铁路基础设施发展与泰国农产品交换的政府间合作项目的谅解备忘录》基础上,与中方探讨相关事宜。

2.jpg 

2013年10月12日,李克强在陪同泰国美女总理英拉参观在曼谷举行的中国高速铁路展上提出了著名的中国“高铁三论”:技术先进、安全可靠、成本具有竞争优势,成为中国高铁被国际上认可的三条最主要论断。在这次展会上中国还将一列1:10的CRH380A模型送给了泰方。

2013年10月向澳大利亚推销中国高铁

10月23日,李克强在北京会见澳大利亚总督布赖斯时,澳大利亚正在积极升级基础设施建设,已就建造澳第一条高铁进行可行性研究。中国高铁技术先进,安全可靠,具有成本优势。希望双方就此探讨开展合作。“高铁三论”再次被提及。

2013年11月“高铁换牛肉”

2013年11月25日—29日李克强出访罗马尼亚参加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宣布中国将参与连接贝尔格莱德和布达佩斯的匈塞铁路,被媒体称为“高铁换牛肉”。

2013年11月26日,李克强邀请中东欧16国领导人一起参观中国铁路等基础设施及装备制造展,在推介中他说“中国高铁技术装备成熟,施工经验丰富,竞争优势明显,完全能够适应各国情况,满足市场需求。”

3.jpg 

2015年11月在中国苏州举行的第四次中国—中东欧论坛期间,中国企业正式拿下“匈塞铁路”项目合同。

2013年12月高铁模型升级为国礼

2013年12月2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受邀访问中国,卡梅伦送给习大大一件英格兰男子足球队的球衣,上面有所有成员的签名,送给彭丽媛一副迈宝瑞手套,送给李克强及夫人程虹一系列包括名人传记在内的书籍。而李克强回赠给卡梅伦的礼物中最显眼的则是一列1:87的CRH380A型高速动车组模型。

4.jpg 

熊猫做过国礼、茅台酒做过国礼、中国的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做过国礼,而国礼中最具现代意义的则是高速动车组模型。中国开始摆脱8亿件衬衫换一架客运飞机的时代,以高铁为代表的高端产品开启中国“世界工厂”的新时代。

2014年5月宣布在非洲建高铁研发中心

2014年5月4日—11日,李克强出访非洲四国,在非盟总部发表演讲,表示要在非洲建立高铁研发中心,积极参与非洲公路、铁路、电信、电力等项目建设,此后李克强又在5月5日举办的中国铁路航空展上大力推销中国高铁。

在这次访问中,中国成功拿下合同总额119.7亿美元的尼日利亚沿海铁路项目、合同总额38亿美元的蒙巴萨-内罗毕铁路项目。

2014年6月主攻英国2号高铁项目题

2014年6月,李克强访问英国期间,讨论了中国参与英国连接伦敦与英格兰北部的2号高铁项目投资的可能性。中英双方发表了《铁路交通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确定了合作的政策框架。外界普遍预期中国方面可能投标申请HS2(英国2号高铁)的运营权。

5.jpg 

2014年7月“两洋铁路”横空出世

2014年7月15日—23日,习大大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并对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古巴进行国事访问,与巴西、秘鲁就开展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两洋铁路合作共同发表声明。习大大建议三国组成工作组,开展包括规划、设计、建设、运营在内的整体合作。

6.jpg 

于是,有“陆上巴拿马运河”之称的“两洋铁路”横空出世,“两洋铁路”总长约5000公里,其中2000公里铁路线基本是既有线路,需要新建大约3000公里铁路,一旦完成将成为与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媲美的跨洋运输干线。

2014年11月,秘鲁总统出席APEC会议并对中国进行工作访问,中秘签署“两洋铁路”进行可行性研究的备忘录。随后,习大大与巴西总统举行双边会谈时强调,推动巴方货运铁路、高铁、“两洋铁路”建设尽早取得实质进展。

2014年10月探路德国高铁市场

2014年10月,李克强在访问德国前夕,在德国《世界报》上发表署名文章,强调希望德国允许资质好的中国企业竞标德国的高铁项目。

很多人可能觉得中国只是说说,但是2015年5月,德国铁路公司的董事长汉纳戈尔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3到5年,中国企业将在德国铁路公司采购中扮演关键角色,他还透露要在北京成立采购办公室。消息传出,舆论一片哗然,三观被刷新。其实,消息宣布前,德国铁路公司一个代表团已经访问了中国。

2015年11月16日,德国铁路公司正式在柏林举行记者会,宣布中国供应商有与欧洲同行竞争的实力,能够为德铁提供高质量的产品,计划大规模采购中国高铁设备。此后双方还正式签署了合作备忘录。

2014年10月14日向俄推销“高寒高铁”

2014年10月12日,李克强抵达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中俄双方签署了“中俄高铁合作谅解备忘录”,拟推进构建北京至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并优先实施莫斯科—喀山段高速铁路项目。此后双方成立中俄高铁合作企业工作组,推动合作进展。

7.jpg 

10月14日,在莫斯科国际创新论坛上,李克强与梅德韦杰夫一起参观了中国高铁展台,梅德韦杰夫询问这种高铁是否能在高寒地区运行,李克强说,中国高铁拥有在高寒地区运行的丰富经验,技术有保障。12月15日,李克强又在阿斯塔纳会见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李克强表示,中方愿同俄方加强高铁合作,落实好两国业已签署的高铁合作备忘录,希望中俄高铁合作工作组抓紧研究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有关问题,尽早提出总体合作方案。

2015年6月18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中国企业正式签署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规划设计合同,俄罗斯高铁项目获得突破进展。

2014年11月中国出手印尼高铁项目

2014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APEC会议成果丰硕,习大大跟泰国总理巴育谈了中泰铁路项目、与秘鲁总统谈了“两洋铁路”项目,还与印尼总统佐科谈了雅加达—万隆高铁项目。

中国出手之后,印尼雅万高铁项目全面提速。其实早在2011年日本就像印尼提出了雅万高铁的可行性研究方案,但是被否了,后来日本又提出了一个方案,但是印尼还是没有答应。2014年习大大会见了印尼总统佐科之后,印尼雅万项目全面提速,在京期间,佐科还去体验了一把京津城际高铁。

8.jpg 

2015年3月26日,印尼总统佐科访华,双方签订《中印尼雅加达—万隆高铁合作谅解备忘录》;2015年4月22日,习大大又访问印尼,双方签订了《关于开展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项目的框架安排》。 2015年8月10日,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作为习大大特别代表,去雅加达当面向印尼总统递交了中国的可行性研究报告。10月16日,中国企业联合体与印尼国有企业联合体签署协议,正式拿下雅万高铁项目。

雅万高铁是中国高铁第一次全系统、全要素、全产业链走出国门,将全面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装备,中方将参与勘察、设计、建设、运营、管理全过程。

2014年12月“大米换高铁”重启

2014年12月李克强再次访问泰国,中泰“大米换高铁”项目重启,李克强与泰国总理巴育在曼谷,共同见证《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和《中泰农产品贸易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同时,中泰铁路项目也由此前的300公里升级为800公里,连接泰国北部的廊开府、南部罗勇府港口马普达普和曼谷。

9.jpg 

12月23日,习大大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访华的巴育,说“一个月来,两国合作又取得新成绩,特别是铁路合作取得重大突破,我对此感到满意。”巴育则表示,“泰中双方就铁路合作达成协议,这是送给泰国人民最好的新年礼物。”此后巴育参观了全国铁路调度指挥中心并试乘了京津城际高铁。

2015年5月印度高铁项目启程

2015年5月14日—16日,印度总理莫迪访华,习大大在西安会见了莫迪,印度高铁项目成为会谈项目之一。习大大希望双方能够要重点推动铁路、产业园区等领域合作。李克强与莫迪共同见证了中印在铁路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

2015年9月23日,由中国企业牵头的中印企业联合体正式宣布中标印度首都新德里至印度最大城市孟买之间的高速铁路(全长1200公里)可行性研究项目。印度高铁项目获得实质性进展。

2015年9月拿下美国高铁项目

2015年9月22日至25日,习大大受邀访问美国。在习大大访美之前举行的吹风会上,中国宣布拿下美国首个高铁订单。9月13日,由6家中国高铁企业组成的联合体,与美国西部快线公司组建合资公司签署协议,共同建设美国首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铁“西部快线”。美国西部快线高速铁路全长370公里,将内华达州的南部与加利福尼亚州的南部连接起来。

10.jpg 

2015年10月英国邀中国参与高铁项目

2015年10月19日—22日,受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邀请,习大大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英国2号高铁项目再次成为关注焦点。9月24日,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在成都正式宣布了英国2号高速铁路的建设计划,并邀请中国企业参与这个总金额高达118亿英镑的巨额高铁项目投标。

10月13日,英国高铁代表团一行16人又就英国高铁2号线项目来华考察。考察团由英国交通部、英国贸易投资总署以及英国HS2公司的人员组成。

2015年11月23日问道新马高铁

2015年11月23日,李克强访问马来西亚期间,与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进行会谈时,向马来西亚推销两条铁路,他建议将中方技术与成本优势同马方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相对接,通过积极探讨开展马来西亚-新加坡高铁建设。纳吉布表示,马中两国已经就南部铁路等一系列合作规划达成共识,欢迎中国企业参与马新高铁投标。

11.jpg 

2015年11月25日中国高铁体验式营销

2015年11月25日,李克强邀请参加第四次中国—中东欧论坛的国家领导人,从苏州共同登上了开往上海的高速列车,这是我国京沪高铁的一段。媒体称这是李克强为中国高铁做的性价比最高的一次“代言”:一趟高铁,邀请中东欧16国领导人一起乘坐!

12.jpg 

 

13.jpg 

此前一天,他以“高速列车”妙喻16+1合作,并向前来苏州参加第四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的客人们发出邀请:共同乘坐“既舒适又安全”的中国高铁。飞驰的动车组因此迎来了最密集的“高端乘客”。

为什么是高铁?

事实上,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计划早在2009年就已经初步制定了,希望推动实现三条高铁战略线路:通过俄罗斯进入欧洲的欧亚高铁;从乌鲁木齐出发,经过中亚最终到达德国的中亚高铁;从昆明出发,连接东南亚国家,一直抵到新加坡的泛亚铁路。

14.jpg 

中国高铁走出去之所以受到如此高规格的重视,主要原因是中国高铁已经成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代表,成为中国扭转由八件衬衫换一架飞机到“高铁换大米”、“高铁换牛肉”的象征。中国高铁技术先进、安全可靠、运营经验丰富、成本竞争具有竞争优势,是中国一张亮丽的名片。

2014年8月李克强曾表示:“我每次出访都推销中国装备,推销中国高铁时心里特别有底气。中国高铁走出去不仅能带动装备和劳务出口,更会在国际市场竞争中不断提升自身的综合实力。”2015年第四次中国—中东欧论坛上,有记者问李克强,为什么一直推荐中国的高铁,李克强总理回答说:“高铁代表了中国装备技术综合实力”。

目前,中国高铁总里程已经达到1.7万公里,占全世界高铁总里程的55%,其中时速300公里以上高速铁路9600公里,占全球60%,年运送旅客数量9.1亿人次,占全球55%。

这就是中国高铁的含金量,它已经成为中国制造的一张“永不退色的金名片”。